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贫之木

诗意栖居,如思生存,红尘是我永远无法到达的彼岸!

 
 
 

日志

 
 
关于我

用精神张扬个性,用诗情浸濡哲思,用视野拓宽气度,用心灵审视情思。

网易考拉推荐

夜半啼血话教育(二)  

2010-10-16 11:09:32|  分类: 原创教育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教师节,一位教师同行给我发来短信抱怨教师这一行当太苦,其中有几句说教师“起的比鸡还早,睡的比小姐还晚,责任比主席还大。”捧读着这位兄台的满腔酸楚,眼前总是抖动着孔乙己那袭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洗的长衫,总感觉我们教师的“苦”就是孔乙己的那袭长衫,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完全可以脱下把它扔掉,换上短衣夹杂在短衣帮里说说笑笑大碗喝酒、大口吃豆,快乐的享受教育收获成功。

新课改反复强调学习是学生自己的事,教师是引导者、促进者、合作者,教育发展指导性的红头文件也总是反复强调教育要减负,我们的老师为何还会这样苦?莫不是我们老师是在自讨苦吃,套在我们脖子上的枷锁莫不是我们老师自己亲手打造的。有一则寓言是这样说的,有一头牛被栓在一根牛桩上,每天只能绕着牛桩在圈子里生活,经年累月后牛桩烂掉了,可这头牛从没有迈出过原来的那只圈子,原因何在?惯性使然。每当我想起这则寓言,每当我眼前浮现出一张张或黝黑、或清瘦、或满足、或疲惫的面庞时,我总是不寒而栗、心如针扎,因为我分明已能触摸到我们教育人特别是中小学老师无尽的悲哀。

沉重的书包、沉闷的功课、乏味的作业、枯燥的重复、喋喋不休的说教,这所有的一切无视孩子的生命个性、戕害青少年纯真的心灵的做法是我们——教育实施的主体——老师每天呕心沥血在做的,我们的忘我投入、我们的兢兢业业让我们的学生佝偻了腰、让我们的孩子钝化了心,教育的结果让受教育的人厌恶憎恨教育了,这是教育的悲哀,也是教育的耻辱。

学校是培养人、发展人的地方,但我们许多学校却以“安全”为名实施全封闭管理、全方位管理,随便翻翻一些学校的《学生一日常规》,你会发现学生从早到晚吃喝拉撒都在老师的全方位管理监控之下,上学要排队、睡觉要排队、吃饭要统一吃相、午休要统一睡姿,一个原本应充满蓬勃生机的校园变成了一个了无生气、满目沧桑的寺院,一个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生命变成了面无表情、目光呆滞的苦行僧,这样的学校实际上是抑制人才、扼杀人才的监狱,这样的老师实际上是为虎作伥的帮凶、看管犯人的警察。每每面对这些我在心底总是要忍不住的呐喊,可怜的学生啊,我已伤心的无法顾及你的牺牲了,先让我可怜我们的老师吧,他们的命运是多么的可悲和可叹啊。作为享受尽无数光耀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们,我们的作为是多么的庸俗和浅薄,我们的敬业与勤奋是多么的荒唐和丑陋。

有许多教育管理者提出“学生减负,教师加压”,有许多教研工作者提出“只有教不好的老师,没有学不好的学生”,对这些道貌岸然的口号我总是不以为然,殊不知“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 教师的工作并不是都能量化的,教师对学生的影响更多的是隐性存在的,能看到的只是九牛一毛,我们对一个老师的评价也就难免是挂一漏万的。其实我们的许多教育管理者包括校长都是地道的违法分子,至少违背了《青少年权益保护法》《劳动法》等基本法律,把学生关在教室里、圈在校园里那不是真正的教育,真正的教育应引导学生从“三味书屋”扑向“百草园”,让学生乐学、乐长,真正的教育管理应当解放生产力,再也不能让老师困于事物、疲于数量了。

教育是温柔的清风,教育是和煦的阳光。教师越敬业,学生的负担越重;教师越激情燃烧自己,学生越不胜煎熬痛苦,这样的教育是有罪的。教师不可带着镣铐跳舞,人需要工作,也需要休息,工作中紧张的身心应当在闲暇中得到调适。教育应在快乐中进行,育人应在轻松中完成,作为教师应当学会解放自己,让那些动则得咎的委屈、缺乏归宿的孤独、应付考核的无奈都见鬼去吧,解放双手,紧张头脑,让思想开花,让智慧结果,让漂泊的心灵踏上温暖的回家之路,让张扬的个性在自由的天空里骚动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