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贫之木

诗意栖居,如思生存,红尘是我永远无法到达的彼岸!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江苏省 宿迁市 天秤座

 发消息  写留言

 
用精神张扬个性,用诗情浸濡哲思,用视野拓宽气度,用心灵审视情思。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夏至

2018-6-21 9:57:02 阅读0 评论0 212018/06 June21

夏至

踩着蝉儿纤薄的羽翼

霸道而来

可怜的蝉儿

不堪重负

龇牙咧嘴

把呼吸放大了一万倍

嘶鸣而出

夏至

闷声不响的来了

也不打声招呼

前天一场豪雨

还满大街的皮杰克

趴在电瓶车上奔跑

一转眼

三伏天

大汗淋漓地蜂拥而至

夏至

火辣辣的来了

泼辣的风

热烈的雨

一切都变得大大咧咧

滚烫的日子褪去了一切温婉含蓄

春天的柔媚腼腆

踩着季节的鼓点

也直率多情起来了

火热的表白让人难以接受

夏至已至

日历的每一页都很烫手

夏花腰肢摇曳

骄阳下舞弄着热烈的风情

蝶儿飞得更欢了

蜂儿吵得更凶了

来来往往

今夏注定又是一个

狂欢泛情的季节

作者  | 2018-6-21 9:57:02 | 阅读(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听雨

2018-6-21 8:51:05 阅读0 评论0 212018/06 June21

抑或是孤独

抑或是寂寞

在这个梅雨时节的早晨

聆听着雨打芭蕉的声音

我的心刹那间是那么的伤感

也许是因为莫名忙碌后的惆怅

也许是因为六月毕业季的离愁

是雨丝

是雨纱

还是雨雾

猝不及防

竟潮湿了我的思绪

点点滴滴

吮吸在心头

滋润在记忆的边缘

雨绵绵

心涟涟

花瓣飘落

那凄美场景

勾勒了谁的万千思绪

细雨纷飞

无尽的思念在斜风中飘扬

疏落的雨

任性敲打着心扉

我小心翼翼

把关于你的记忆掬起

在自己的情绪里

撑着油纸伞

牵着你的手

在雨巷里悠闲的漫步

作者  | 2018-6-21 8:51:05 | 阅读(0) |评论(0) | 阅读全文>>

端午

2018-6-21 8:44:51 阅读0 评论0 212018/06 June21

伴着麦熟杏黄

端午如约而至

咸鸭蛋满筐满篓

芦叶粽子鼓鼓囊囊

满大街飘扬着艾蒿的香味

五色绒线缠在臂弯上吆喝着叫卖

端午

庭院里弥漫着娃娃胖嘟嘟的笑声

洗药澡,抹雄黄

穿新衣,扣绒线

在岁月的长风里

古老的仪式纹丝不动

一叶龙舟

九死不悔的屈子来了

没有了香草美人

不变的只有抱石投江的传奇

《离骚》只是盗版的传说

《九歌》才是庙堂播放的主旋律

一壶雄黄酒

两地相思泪

在日益古老的传说里

白蛇娘子白衣飘飘

纤尘不染,风姿卓越

忠贞不渝的活在许仙的爱情里

庄里人

管端午叫娃娃节

语文老师说

过端午是为了祭奠屈子沉江的魂灵

民俗学家的词典里

菖蒲艾叶是为了驱逐夏天的瘟疫

端午

生动的活在在悠远的时空里

一份古老的传统

两千多年的风雨跋涉

淡淡的香,浓浓的情

在岁月的传承里越发妩媚而厚重

作者  | 2018-6-21 8:44:51 | 阅读(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又是一年麦忙时

2018-6-21 8:43:56 阅读0 评论0 212018/06 June21

布谷布谷

割麦种谷

布谷鸟急不可耐的叫声

催熟了田野里的麦子

经过一冬的孕育

经过一春的萌发

南风吹来

田野里翻滚着金黄色的麦浪

头顶日益张狂的日头

正式宣告农家麦忙的到来

收麦的镰刀

无所事事

聚在墙角肆意的说笑

打麦的石磙

百无聊赖

窝在公园的树荫里卖萌

打场的牛

来不及衰老

就匆忙长成餐桌上美味的佳肴

打麦的号子

断断续续

缥缈在杂乱无章的记忆里

翻麦的大铁叉

给麦收来了个痛快的大翻身

来不及酝酿

顾不上排场

在机器的轰鸣声里

四野的麦子早已滚进了蛇皮口袋

没有了麦场

没有了麦垛

丰满的麦粒大大咧咧

仰面朝天躺在水泥路面上

没有了热火朝天

没有了汗渍斑斑

黄金铺地

老少弯腰的故事已经发黄

麦收时节的人仰马翻

已渐行渐远

演绎成年久失修的传说

那被麦芒刺破过的手

早已被韶华遗忘

那被麦车压弯过的肩膀

早已被流年拉直

那用麦秆编织成的草帽

早已被光阴风化

那用麦垛堆叠成的游戏

早已被记忆斑驳

那用木掀扬起的麦粒雨

早已幻化成天边游走的浮云

机器的轰鸣声消失了

布谷鸟的声音也消歇了

虎口夺粮的麦收

就这样草草收场

空气里依旧氤氲着麦杆味

只是麦忙已不像麦忙

空旷的麦茬地里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

挎着篾篮

步履蹒跚

拣拾着被机器遗落的麦穗

那苍老的手

那佝偻的身影

那躬身弯腰的艰难

那颗粒归仓的虔诚

汗流满面喂养着我日渐消瘦的记忆

作者  | 2018-6-21 8:43:56 | 阅读(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喜欢

2018-4-15 7:45:13 阅读4 评论0 152018/04 Apr15

我说,我喜欢你

你笑笑,不置可否

我说,除了喜欢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说,那就什么也不说吧

我说,哪能什么都不说呢

你说,那你就随便说吧

我说,其实也没什么好说

喜欢你,我好意外

喜欢你,我至今不敢确定

喜欢你,我表达得那么直白

喜欢你,我受不了你百般的含蓄

喜欢你,我猝不及防

喜欢你,你毫无征兆

喜欢的感觉,我陌生而惊奇

喜欢你的小调皮

喜欢你的小心思

喜欢你的小心眼

喜欢你的小聪明

喜欢你的小个性

喜欢你的莫名其妙

喜欢的感觉,我慌乱而惊喜

喜欢你沾着蜂蜜的微笑

喜欢你飘然而至的慌乱

喜欢你自圆其说的解释

喜欢你连绵不绝的纠缠

喜欢你不近情理的争辩

喜欢你蜿蜒而来的蛮横

喜欢的感觉,我茫然而迷惑

喜欢不都是欢喜

喜欢是裹着糖衣的苦药

因为喜欢而刻意关注

因为喜欢而百般迁就

梦里你翩跹起舞

梦醒你飘然离去

因为喜欢,我已伤痕累累

喜欢不都是欢喜

喜欢是化了妆的痛苦

因为喜欢

我的眼睛已不忠诚于我

因为喜欢

我绞尽脑汁把笨拙的文字蹩脚成诗

作者  | 2018-4-15 7:45:13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老家(诗歌)

2018-4-15 7:43:18 阅读3 评论0 152018/04 Apr15

说起老家

我总是情绪低落

老家拆迁了

仿佛一夜之间

在推土机的轰鸣声中

老家说没有就没有了

直到现在

我还固执的坚持

这一切都是谎言

老家该在哪还在哪

老家哪能没有了

只是我漂泊太久

好久没有回老家罢了

老家没有了

老家跌跌撞撞

消失在城镇醉熏的瞳孔里

老家真的没有了

老家的屋顶已被麦苗葱郁的覆盖

老家就这样没有了

老家的空气里再也嗅不到草木混烧的烟火味

老家就这样真的没有了

老家的那棵老槐正花枝招展

在城市的风尘里流浪

老家黝黑的土里

埋葬着我的先祖

老家浑浊的河里

流淌着我活蹦乱跳的记忆

老家破落的院里

旺长着我茂盛葱郁的往事

老家沧桑的屋里

堆放着我经年累月的思念

多少回刻骨铭心的

是老家吃十大碗时的淋漓

多少回梦里萦绕着的

是小时候老家赶集时的欢快

没有老家

我精力正旺的记忆会日渐消瘦

只有回到老家

在乡音弥漫的家常里

关于我和故乡的歌谣才会日渐丰腴

没有老家

在城市拥搡的人流里我找不到自己

作者  | 2018-4-15 7:43:18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老家(散文)

2018-4-11 8:01:30 阅读12 评论0 112018/04 Apr11

我的老家位于苏北平原,乾隆爷曾赞叹我的老家宿迁为“第一江山春好处”。

我的老家“酒气冲天,飞鸟闻香化凤;糟糠落地,游鱼得味成龙。”乾隆爷南巡经过洋河时,几杯老酒下肚,小老头有点飘飘然曾竖起大拇指感叹“洋河大曲,酒味香醇,真佳酒也!”

我的老家古为女娲氏犹国治所,晋改名为宿预,后魏作宿豫,再后因乾隆爷手下的淮扬道游击郑永泰于此建楼而得名“郑楼”,王相曾居于此,建有“百花万卷草堂”,历史上也曾盛极一时。

我的老家有一个让人神往的名字——金沟。古黄河在洋河境内自西向东绵延而来,到达仓集、郑楼、临河交界处,一个九十度的大转弯,硬是把一条东西流向的河变成了一条南北流向的河,窝在古黄河臂弯里的那块土地就是我的老家金沟。

我的老家有一个让我李氏家族倍感响亮的名字——李陈,位于金沟村的东南角,东面和南面都被古黄河热情的拥抱着。东西逶迤一里多路的两条大庄子住有60来户人家,我家的三合院便窝在前庄的西首,九间小瓦房安静的被几十颗高大的意杨树圈围着,这里就是那个曾经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这里就是那个曾经让我归心似箭的所在。

我的老家——宿迁洋河郑楼金沟李陈队。为什么我每回想起老家,眼里的泪水总是蠢蠢欲动,因为我的曾祖、我的祖父、我的父辈、我都生于斯、长于斯,我的童年、我的少年、我的青年在那里曾经像野草一样疯长过,关于老家有太多的往事沉淀在我记忆的深处,老家在我的生命里永远都不是过客,成长的过程中我早已把一往情深种植在老家的眼眸里。

老家的黄河底有我童年太多活蹦乱跳的记忆,春天摘茅草,秋天捉水鸟,冬天砍芦苇,最快乐的当然

作者  | 2018-4-11 8:01:30 | 阅读(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父亲的清明(散文)

2018-4-4 13:06:40 阅读6 评论1 42018/04 Apr4

父亲的清明

一直想写父亲,可是总不敢写。

生活中有许多伤痛,一旦包裹起来就不敢轻易触碰,生怕不小心又洒漏一地,溅湿日子里的阳光。

难忘2012年的清明节,那一天是农历三月十四日,是父亲的祭日。这一天是父亲自己选择的,其实早在这前一天,父亲的身体就已被病魔消耗殆尽了,可处在弥留之际的父亲却格外的清醒,他说他要坚持、一定要坚持到明天的清明节。父亲的最后一个心愿实现了,于那个清明节的午后父亲带着太多的不舍离我们而去了。

父亲走得太匆忙,刚过完62岁生日,还不到一个月,父亲就永远离我们而去了。面对生离死别,父亲显得格外的坦然。父亲身患绝症后我们都不忍心告诉他实情,我们都安慰他说是普通的病,住几天院就可以回家了。但粗通医道的他其实早已猜到自己的病情,当他意识到自己所剩时日不多的时候,他开始一件件安排自己的后事了,最让人意外的事是他已为自己物色好了墓地的位置。

父亲完小毕业,但父亲曾有幸参加“七五农大”学习,于是“农大毕业”成为父亲一辈子的骄傲。其实父亲在校读书的时间很短,但父亲聪明好学,记忆里的父亲好“吟诗作对”,周边红白喜事,父亲总是当仁不让的“帐先生”。父亲能说会道,亲朋聚会的时候父亲总是“包场子”,一副天生的“大嗓门”,自觉不自觉的就成为了满屋子的“主角”。这一点很像奶奶,奶奶嗓门大,讲故事绘声绘色,那生动地情形至今还清晰的备份在我的记忆里。

父亲很有艺术天赋,据说是遗传爷爷的,爷爷不识字不识谱,但爷爷手里的三弦从不跑调。吹拉弹唱,父亲样样精通,笛子、二胡、唢呐、口琴,记忆里不论什么乐器父亲上手都很

作者  | 2018-4-4 13:06:40 | 阅读(6) |评论(1) | 阅读全文>>

父亲的清明(诗歌)

2018-4-4 13:05:30 阅读5 评论1 42018/04 Apr4

在梨花带雨中

父亲的清明如约而至

在草长莺飞的田野里

父亲的那抔黄土格外的庄严

一壶老酒,几片红烧肉

烟雾缭绕中父亲似已酒足饭饱

父亲那张熟悉的古铜色的脸

在纸币燃烧的火焰里闪烁

父亲走得太匆忙

匆忙里是否置备了足够的盘缠

通往天堂的路上是否遭遇为难

这个牵挂陪伴我无数个失眠的夜晚

这个清明

我从寿衣店里搬来了金山银山

只祈愿天堂里的父亲

不要再如尘世那样让我心疼的节俭

面对天堂里的父亲

跪着说话我更舒服

唠唠家常,报报平安

褶皱了一年的心绪一下子得到了舒展

走在父亲的清明里

风雨里搁浅着我太多的惆怅

那零落成泥的每一片花瓣

都密密麻麻写满我对父亲的思念

作者  | 2018-4-4 13:05:30 | 阅读(5) |评论(1) | 阅读全文>>

2018-3-25 11:42:10 阅读3 评论0 252018/03 Mar25

春天总是来得很突然

一声春雷,西风猝不及防

姑娘的红裙子已在春风里荡漾

潇潇春雨吟咏着满腹寒意

冬天披头散发赖在春天的门前徘徊

小伙子裹着羽绒服猫在摩托车上打着喷嚏

春天温婉得让人迷恋

哭鼻子抹眼泪也是那么生动

也许只闻花香,不问冷暖才是春天的态度

春天的故事总是神采飞扬

小草光着脚丫在池塘边乱蹦

返青的麦苗咧着嘴巴在田野里疯跑

朱宅门前的桃树杏树终于开了

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依然还那么逞强

芳香甜蜜的空气里成千成百的蜜蜂今年闹得更欢

春天瘦削得让人心疼

流水与落花在诗词里相遇每次都是那么凄然

也许只望来日,莫问闲愁才是春天的姿态

作者  | 2018-3-25 11:42:10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又是中考“分”晓时

2017-7-1 20:07:57 阅读192 评论2 12017/07 July1

作为一名教育人,作为一名以初中教学为主业的教育人,每年六月毕业季,我冷眼观高考,热心系中考。毕竟在目前的中国,高中教育还远未普及,高考只能说是关系千家万户的大事,但还远远不能说是关系每家每户的大事,而中考是九年义务教育的终端考试,是关系每家每户每个人的大事,特别对我们绝大多数农村“旧毡帽”的孩子来说,中考可能就是他们人生的分水岭了,在人生的第一次抉择中他们就宣告失败退场了,这是何其悲怆与残酷的现实!每每望着他们稚嫩的身影因为这样那样的原由无奈的离开校园过早的步入社会的熔炉,我总是黯然神伤。

笔者所在的学校是中国酒都洋河最薄弱的一所农村初中校,每年中考成绩揭晓时我们总在默默承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由于优秀生源外流,我们初一招生的学生大都是三无生源,即无分、无钱、无权。学生无“分”基础太差,数学英语考个位数的大有人在,不是优秀学校关注目标。家庭无“钱”经济贫弱,大多是留守儿童,父母为生活所迫,在外奔命打工养家糊口,无力承担那笔不菲的择校费。家长无权地位差,绝大多数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孩子的家长就是新时代的“闰土”,对孩子的教育是纯天然的“靠天收”。面对这样的生源,我们的老师虽然勤勤恳恳可中考结果却每每是 “颗粒无收”,面对大肆掠夺我们优质生源的兄弟学校扬眉吐气的宣传中考辉煌战果时,我们蒙受了“窦娥冤”但只可惜“六月不飞雪”我们满腹委屈却无处诉说。李镇西说:任何靠“抢夺生源”取得“中考辉煌”的都是耍流氓!我要说:任何不看起点生源基础,只看终端考试成绩的评比都是耍流氓!我还要说:把义务教育阶段靠抢夺生源创造的辉煌说成是教育改革的成果,那不仅是耍流氓,更是一种无耻的明目张胆的窃取!只可惜一切只能是嘴上说说快快嘴而已,我们现实中的教育充斥着太多的尴尬与不公!

作者  | 2017-7-1 20:07:57 | 阅读(192) |评论(2) | 阅读全文>>

老家没有了

2017-6-25 10:01:06 阅读34 评论0 252017/06 June25

老家没有了

站在一片瓦砾的废墟上

我心里涌动着无尽的荒芜和悲凉

脚下的土地正热烈地陌生着我曾经的过往

没有了老家的院落

夕阳西下

鸡鹅鸭狗嬉戏追逐的身影到哪里找寻

没有了老家的汪塘

孩子的童年

摸打滚爬逮鱼摸虾的淘气往哪里安放

没有了老家的大灶台

逢年过节

兄弟姐妹到哪里重拾往日的团聚和欢畅

没有了相濡以沫的亲邻

白发苍苍的老娘

在钢筋水泥土的陌生中生存是多么的艰难

老家没有了

老家的人都搬迁了

只有父亲一人还孤独的躺在老家的庄稼地里

那抔黄土旺长着我泪流满面的挂牵

作者  | 2017-6-25 10:01:06 | 阅读(3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夏至

2017-6-24 11:33:04 阅读28 评论0 242017/06 June24

夏至正是时候

小草偷偷从荒芜里钻出

月亮偷走了我的睡眠

我把自己晾晒在失落的河岸上

无尽的闷热

        一如我此间的心情

那双多姿的明眸

        日夜在我面前浮起

这可爱的紫色的忧郁之谜 

        我弄不懂它的意义

作者  | 2017-6-24 11:33:04 | 阅读(28)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尘封的过往

2017-6-18 11:03:23 阅读26 评论0 182017/06 June18

那辜负了的

岂仅是灼灼的夏日

那忘记了的

又岂仅是你美丽的眼睛

那奔腾着向眼前涌来的

是尘封的过往

尘封的华年和丁香花

那低首敛眉徐徐退去的

是无声的歌

无字的散文

作者  | 2017-6-18 11:03:23 | 阅读(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毕业

2017-6-17 15:38:38 阅读26 评论0 172017/06 June17

从那睡梦中的枫杨树下醒来

绿色的虬枝

在我舌下歌唱

它漂流的芬芳

爬过我有知觉的脚丫

忽然我留下的根系好像

朝我大声呼喊

与我的少年一起失去的土地

我曾待过那儿

被曲折的方向破坏

从今天起

我要脱下少年的盔甲

在烈日之下

用我的手舞足蹈

陈述我对青春的仰视

作者  | 2017-6-17 15:38:38 | 阅读(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